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狮山披挂盛装,犹如一袭婚纱;駕云乘风而至,艳阳高悬消逝!

 
 
 

日志

 
 
关于我

简陋茅庐一小间,清溪潺潺流下山, 枝间鸟啼偕蝉鸣,丛林顽石野花开, 没有咖啡轻音乐,清茶半杯也奉欠. 待客只有清泉水,端上一碗君莫嫌!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佛光山《禅画禅话》 (21P)  

2014-10-27 14:20:49|  分类: 廟宇&宗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禅画禅话》是国內艺朮家高尔泰、蒲小雨夫妇创作的彩色水泥浮雕,共40幅,位于佛光山佛陀纪念馆两侧的长廊外墙上。作品从《星云禅话》的一百则公案中挑选出来,将「禅」落实于生活中的题材进行了再创作,透过艺术的呈现,轻松体会禅宗的生命智慧。禅,能够安住身心,也能除去内心的焦虑恐惧。佛陀纪念馆长廊外墙的这么多公案,就是要将这一份精神,传递给所有来访的十方信众,并带给大家,净化心灵,品味人生的悠然禅意。这里贴出了的是佛陀纪念馆南长廊外墙的20幅《禅画禅话》

[原创]佛光山《禅画禅话》 (21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禅画禅话》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我也可以为你忙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佛光禅师有一次见到克契禅僧,问道:“你自从来此学禅,好像岁月匆匆,已有十二个秋冬,你怎么从不向我问道呢?”克契禅僧答道:“老禅师每日很忙,学僧实在不敢打扰。”时光迅速,一过又是三年。一天,佛光禅师在路上又遇到克契禅僧,再问道:“你参禅修道上,有什么问题吗?怎么不来问我呢?”克契禅僧回答道:“老禅师很忙,学僧不敢随便和您讲话!”又过了一年,克契学僧经过佛光禅师禅房外面,禅师再对克契禅僧道:“你过来,今天有空,请到我的禅室谈谈禅道。”克契禅僧赶快合掌作礼道:“老禅师很忙,我怎敢随便浪费您老的时间呢?”佛光禅师知道克契禅僧过份谦虚,不敢直下承担,再怎样参禅,也是不能开悟。佛光禅师知道不采取主动不可,所以又一次遇到克契禅僧的时候,问道:“学道坐禅,要不断参究,你为何老是不来问我呢?”克契禅僧仍然说道:“老禅师,您很忙,学僧不便打扰!”佛光禅师当下大声喝道:“忙!忙!为谁在忙呢?我也可以为你忙呀!”

诸佛不欺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黄檗禅师出家后,认为“必须放弃恩情,达到无为时,方才是真实的报恩”,因此过了三十年禅者的生活,却从来不曾回过俗家,探望亲人,但他内心深处,非常记挂年迈的母亲。五十岁时,有一次在参访的旅途中,不自觉的就往故乡的方向走去。母亲也思念出家的儿子,可是毫无音讯,每天从早到晚哀伤的哭泣着,把眼睛都哭得失明。为了想念儿子,母亲就在路旁设个司茶亭,不但亲自招待过往的云水 僧,并且亲自迎到家中,为他们洗脚,以示礼敬;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黄檗禅师左脚上有颗大痣,她眼睛虽瞎了,但希望凭万分之一的洗脚机遇,或可认 出谁是他的爱子。这一天,黄檗禅师也接受了母亲的招待,他一边让母亲洗脚,一边向母亲述说佛陀出家的故事,希望母亲能因此得到信仰、安心。黄檗禅师只将右脚给母亲洗,却不把左脚给母亲洗。黄檗禅师接连二次返家,虽然觉得难舍难离,但还是忍痛起程云**脚,继续参访。邻居们忍不住将这个事实,告诉他的母亲说,那个向你讲释迦出家故事的人, 就是你经常盼望的儿子。母亲听后几近疯狂似的说:“难怪声音好像我儿”。说后就追上去,一直追到大河边,不巧,这时黄檗禅师已经上船,而且船也开动了,母 亲情急的跳到河里,非常不幸的淹死了。黄檗禅师站在对岸看到母亲失足,落水溺死的情形,不禁悲从中来,恸哭着说道:“一子出家,九族升天;若不升天,诸佛妄言。”黄檗禅师说后,即刻乘船返回,火葬母亲,说一偈曰:“我母多年迷自心,如今华开菩提林,当来三会若相值,归命大悲观世音。”在黄檗禅师说偈的时候,乡人都看见他的母亲在火焰中升空而去。

行恶与修善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有学僧请示峻极禅师道:“如何才是修行行善的人?”峻极:“担枷带锁者。”学僧:“如何是邪恶为非的人?”
峻极:“修禅入定者。”学僧:“学僧根机愚昧,禅师的开示,颠倒难明,恳求禅师还是用简明易晓的言辞开示吧!”峻极:“所谓恶者,恶不从善。善者,善不从恶。”学僧如堕五里雾中,仍然茫然。良久,峻极禅师问学僧道:“懂了吗?”学僧:“不懂。”峻极:“行恶者无善念,行善者无恶心,所以说善恶如浮云,无所生也无所灭。”
学僧于言下有悟。

慧可安心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神光慧可禅师翻山越岭来到嵩山少林寺,拜谒达摩祖师,要求开示,并请为入室弟子,达摩面壁静坐,不理不睬,神光于是在门外伫候,时值风雪漫天,过了很久,雪深及膝。达摩看他确实求法虔诚,才开口问他:“你久立雪中,所求何事?”神光道:“惟愿和尚开甘露门,广度群品。” 达摩说:“诸佛无上妙道,旷劫精勤,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尚不能至,汝公以轻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劳勤苦。”神光听此诲励,即以刀断臂在达摩座前。达摩说:“诸佛求道为法忘形,你今断臂,求又何在?”神光答道:“弟子心未安,请祖师为我安心!”达摩喝道:“把心拿来,我为你安!”神光愕然地说:“我找不到心呀!”摩微笑说道:“我已经为你将心安好了。”

 通身是眼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有一次,道吾禅师问云岩:“观世音菩萨有千手千眼,请问你,哪里一个眼睛是正眼呢?” 云岩:“如同你晚上睡觉,枕头掉到地下去时,你没睁开眼睛,手往地下一抓就抓起来了,重新睡觉,请问你,你是用什么眼去抓的?” 道吾禅师听了之后,说:“喔!师兄,我懂了!” “你懂什么?” “遍身是眼。” 云岩禅师一笑,说:“你只懂了八成!” 道吾疑惑的问:“那应该怎么说呢?” “通身是眼!”

千古楷模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唐朝百丈怀海禅师,承继开创丛林的马祖道一禅师以后,立下一套极有系统的丛林规矩-百丈清规,所谓“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即是此意。百丈禅师倡导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生活。曾经也遇到许多的困难,因为佛教一向以戒为规范的生活,而百丈禅师改进制度,以农禅为生活了,甚至有人批评他为外道。因他所 住持的丛林在百丈山的绝顶,故又号百丈禅师,他每日除了领众修行外,必亲执劳役,勤苦工作,对生活中的自食其力,极其认真,对于平常的琐碎事务,尤不肯假 手他人。渐渐的,百丈禅师年纪老了,但他每日仍随众上山担柴、下田种地,因为农禅生活,就是自耕自食的生活。弟子们毕竟不忍心让年迈的师父做这种粗重的工作,因此,大众恳请他不要随众出坡(劳动服务),但百丈禅师仍以坚决的口吻说道: “我无德劳人,人生在世,若不亲自劳动,岂不成废人?”弟子们阻止不了禅师服务的决心,只好将禅师所用的扁担、锄头等工具藏起来,不让他做工。百丈禅师无奈,只好用不吃饭的绝食行为抗议,弟子们焦急的问道为何不饮不食?百丈禅师道:“既然没有工作,那能吃饭?”弟子们没办法,只好将工具又还给他,让他随众生活。百丈禅师的这种“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也就成为丛林千古的楷模!

隐居地方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无德禅师一向在行脚,一天来到佛光禅师处,佛光禅师对他说:“你是一位很有名的禅者,可惜为什么不找一个地方隐居呢?”无德禅师无可奈何的答:“究竟那里才是我的隐居之处呢?”佛光禅师道:“你虽然是一位很好的长老禅师,可是却连隐居之处都不知道。”无德禅师说:“我骑了三十年马,不料今天竟被驴子摔下来。”无德禅师在佛光禅师处住下来,一天,有一学僧问道:“离开佛教义学,请禅师帮我抉择一下。”无德禅师告诉他道:“如果是那样的人就可以了。”学僧刚要礼拜,无德禅师说:“你问得很好,你问得很好。”学无德禅师道:“我今天不回答。”学僧问:“干净得一尘不染时又如何呢?”无德禅师答道:“我这个地方不留那种客人。”学僧问:“什么是您禅师的家风?” 无德禅师说:“我不告诉你。”学僧不满的责问说:“您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无德禅师也就不客气的答道:“这就是我的家风。”学僧更是认真的责问道:“您的家风就是没有一句话吗?”无德禅师说:“打坐!”学僧更顶撞道:“街上的乞丐不都在坐着吗?” 无德禅师拿出一个铜钱给学僧。 学僧终于省悟。无德禅师再见佛光禅师报告说道:“当行脚的时候行脚,当隐居的时候隐居,我现在已找到隐居的地方!”

寸丝不挂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净居寺的比丘尼玄机,常在大日山的石窟中打坐参禅,有一天忽然兴起一个念头,心想:“法性湛然深妙,原本没有来去之相,我这样厌恶喧哗而趋于定寂,算不得是通达法性的人。”于是他立刻动身往访雪峰禅师。雪峰初见时问道:“从什么地方来?”玄机回答道:“大日山。” 雪峰用机锋语问道:“太阳出来了没有?” 玄机不甘示弱道:“假如太阳出来的话,会把雪峰给融化了。”雪峰见其出语不凡,再问:“你叫什么名字?” “玄机。” “一天能织多少?” “寸丝不挂!” 当玄机礼拜而退时,才走了三五步,雪峰道:“你的袈裟拖在地下!” 玄机听后,赶快回头看一下袈裟的衣角。雪峰哈哈笑道:“好一个寸丝不挂!”

一袭纳衣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有一位无果禅师深居幽谷一心参禅,二十余年来都由一对母女护法供养,由于一直未能明心,深怕信施难消,故想出山寻师访道,以明生死大事。护法的母女要求禅师能多留几日,要做一件衲衣送给禅师。 母女二人回家后,马上着手剪裁缝制,并一针念一句弥陀圣号。做毕,再包了四锭马蹄银,送给无果禅师做路费。禅师接受了母女二人的好意,准备明日动身下山, 是夜仍坐禅养息,忽至半夜,有一青衣童子,手执一旗,后随数人鼓吹而来,扛一朵很大的莲花,到禅师面前。童子说:请禅师上莲华台!禅师心中暗想:我修禅定功夫,未修净土法门,就算修净土法门的行者,此境亦不可得,恐是魔境。无果禅师就不理他,童子又再三的劝请,说勿错过,无果禅师就随手拿了一把引磬,插在莲花台上。不久,童子和诸乐人,便鼓吹而去。第二天一早,禅师正要动身时,母女二人手中拿了一把引磬,问无果禅师道:“这是禅师遗失的东西吗?昨晚家中母马生了死胎,马夫用刀破开,见此引磬,知是禅师之物,故特送回,只是不知为什么会从马腹中生出来呢?” 无果禅师听后,汗流浃背,乃作偈曰-“一袭衲衣一张皮,四锭元宝四个蹄;若非老僧定力深,几与汝家作马儿。” 说后,乃将衣银还于母女二人,一别而去!

说究竟法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佛光禅师向学僧提一则公案道:古时,人们大多用纸糊的灯笼点上蜡烛照路,某日一位盲者拜访了他的一位朋友,辞别时,因为天色已暗,他的朋友就给他一只灯笼,让他照路回家。盲者谢绝朋友的好意说道:“我不需要灯笼,无论明暗,对我都是一样”。朋友解释道:“我知道你不需要灯笼照路回家,但如果你不带灯笼的话,别人也许会撞着你。因此你最好还是带着。” 话说得有理,这位盲者就带着灯笼回家了,但走不多远,却被来人撞个正着,盲者骂来人道:“看你走到那里去了?难道你看不见我手里的灯笼?” 路人除致歉意外,说道:“老兄!你的蜡烛已经熄了。” 盲者道:“是你的心灯灭了,岂关我的蜡烛灭呢?”

 自伞自度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有一个信者在屋檐下躲雨,看见一位禅师正撑伞走过,于是就喊道:“禅师!普度一下众生吧!带我一程如何?”禅师道:“我在雨里,你在檐下,而檐下无雨,你不需要我度。”信者立刻走出檐下,站在雨中,说道:“现在我也在雨中,该度我了吧!”禅师:“我也在雨中,你也在雨中,我不被雨淋,因为有伞;你被雨淋,因为无伞。所以不是我度你,而是伞度我,你要被度,不必找我,请自找伞!”说完便走了!

月亮偷不去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良宽禅师除弘法外,平常就是居住在山脚下一间简陋的茅棚,生活过得非常简单。有一天晚上,他从外面讲经回来,刚好撞上一个小偷正在光顾他的茅芦,小偷看到禅师回来了,慌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良宽和悦的对双手空空的小偷说:“找不到可偷的东西吗?想你这一趟是白跑了,这样吧!我身上的这件衣服,你就拿去吧!”
  小偷抓着衣服就跑,良宽禅师赤着身子,在月光下看到小偷的背影,无限感慨的说:“可惜我不能把这美丽的月亮送给他!”

八风吹不动 

注:八风是指吾人生活上所遇到的 “称、讥、毁、誉、利、衰、苦、乐”

等八种境界,能影响人之情绪,故形容为风。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宋朝苏东坡居士在江北瓜州地方任职,和江南金山寺只一江之隔,他和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禅师,经常谈禅论道。一日,自觉修持有得,撰诗一首,派遣书僮过江,送给佛印禅师印证,诗云:稽首天中天 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 端坐紫金莲。禅师从书僮手中接看之后,拿笔批了两个字,就叫书僮带回去。苏东坡以为禅师一定会赞赏自己修行参禅的境界,急忙打开禅师之批示,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放屁”两个字,不禁无名火起,于是乘船过江找禅师理论。船快到金山寺时,佛印禅师早站在江边等待苏东坡,苏东坡一见禅师就气呼呼的说:“禅师!我们是至交道友,我的诗,我的修行,你不赞赏也就罢了,怎可骂人呢?” 禅师若无其事的说:“骂你什么呀?” 苏东坡把诗上批的“放屁”两字拿给禅师看。禅师呵呵大笑说:“哦!你不是说“八风吹不动”吗?怎么“一屁就打过江”了呢?” 苏东坡惭愧不已。

炷香增福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唐朝裴休宰相,是一个很虔诚的佛教徒,他的儿子裴文德,年纪轻轻的就中了状元,皇帝封他为翰林,但是裴休不希望儿子这么早就飞黄腾达,少年仕进。因此就 把他送到寺院里修行参学,并且要他先从行单(苦工)上的水头和火头做起。这位少年得意的翰林学士,天天在寺院里挑水砍柴,弄得身心疲累,而又烦恼重重,心 里就不停的嘀咕,不时的怨恨父亲把他送到这种深山古寺里来做牛做马,但因父命难违,强自隐忍,像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做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忍耐不住,满怀 怨恨的发牢骚道:“翰林担水汗淋腰,和尚吃了怎能消?”寺里的住持无德禅师刚巧听到,微微一笑,也念了两句诗回答道:“老僧一炷香,能消万劫粮。”裴文德吓了一跳,从此收束身心,苦劳作役。

 大千为床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有一次,苏东坡要来见佛印禅师,并且事先写信给禅师,叫禅师如赵州禅师迎接赵王一样不必出来迎接。苏东坡自以为了解禅的妙趣,佛印禅师应该以最上乘的礼来接他──不接而接。可是却看到佛印禅师跑出寺门迎接,终于抓住取笑禅师的机会,说道:“你的道行没有赵州禅师洒脱,我叫你不要来接我,你却不免俗套跑了大老远的路来迎接我。”苏东坡以为禅师这回必居下风无疑,而禅师却回答一首偈子说:“赵州当日少谦光,不出山门迎赵王;怎似金山无量相,大千世界一禅床。”

我是侍者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南阳慧忠国师感念侍者为他服务了三十年,想有所报答他,助他开悟,一天呼唤道:“侍者!”侍者一听国师叫他,立刻回答他道:“国师!做什么?”国师无可奈何的道:“不做什么!”过了一会,国师又叫道:“侍者!”侍者立刻回答道:“国师!做什么?”国师又无可奈可的道:“不做什么!”如是多次,国师对侍者改口叫道:“佛祖!佛祖!”侍者茫然不解的反问道:“国师!您叫谁呀?”国师不得已,就明白的开示道:“我在叫你!” 侍者不明所以道:“国师!我是侍者,不是佛祖呀!”慧忠国师此时只有对侍者慨叹道:“你将来可不要怪我辜负你,其实是你辜负我啊!”侍者仍强辩道:“国师!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辜负你,你也不会辜负我呀!”慧忠国师道:“事实上,你已经辜负我了。”

不能代替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道谦禅师与好友宗圆结伴参访行脚,途中宗圆因不堪跋山涉水的疲困,因此几次三番的闹着要回去。道谦就安慰着说:“我们已发心出来参学,而且也走了这么远的路,现在半途放弃回去,实在可惜。这样吧,从现在起,一路上如果可以替你做的事,我一定为你代劳,但只有五件事我帮不上忙。”宗圆问道:“那五件事呢?”道谦非常自然的说道:“穿衣、吃饭、屙屎、撒尿、走路。”道谦的话,宗圆终于言下大悟,从此再也不敢说辛苦了。

野狐禅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百丈怀海禅师,是马祖道一禅师的嗣人。“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可见他对禅门的贡献。一日,百丈禅师说法圆满,大众皆已退去,独有一老者逗留未去,禅师问道:“前面站立的是什么人?” 老者答道:“我某甲不是人,实系一只野狐,过去古佛时,曾在此百丈山修行,后因一位学僧问道:『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我某甲回答说:『不落因果!』因此一答语,我五百世堕在狐身,今请禅师代一转语,以希能脱野狐之身!” 百丈禅师听后,慈悲的说道:“请问!” 老者合掌问道:“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 百丈禅师答道:“不昧因果!” 老者于言下大悟,作礼告辞后,第二天百丈禅师领导寺中大众到后山石岩之下洞内以杖挑出一野狐死尸,禅师嘱依亡僧之礼火葬。

自了汉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黄檗禅师自幼便出家为僧,有一次他游天台山时,碰到一个举止奇怪的同参,两人谈笑,一如故人。当他们走到一条小溪前面时,正好溪水暴涨,那个同参叫黄檗一起渡河,黄檗便说道:“老兄,溪水这么深,能渡过去吗?”那个同参便提高裤脚过河,好像在平地上行走一样自然,他边走边回过头来说:“来呀!来呀!”黄檗便叫道:“嘿!你这小乘自了汉,如果我早知你如此(早知你是有神通的小乘人)便把你的脚跟砍断。”那同参被他骂声所感动,歎道:“你真是位大乘的法器,实在说,我不如你啊!” 说着,便消失了。

国师与皇帝 

[原创]佛光山 禪画禪话(19P) - 獅子山上霧茫茫 - 獅子山上霧茫茫的博客

  清朝顺治皇帝有一天特召迎玉琳国师入宫,请示佛法,顺治问道:“楞严经中,有所谓七处征心,问心在那里?现在请问心在七处?不在七处?”玉琳国师回答道:“觅心了不可得。”顺治皇帝:“悟道的人,还有喜怒哀乐否?”玉琳国师:“什么叫做喜怒哀乐?”顺治皇帝:“山河大地从妄念生,妄念若息,山河大地还有也无?”玉琳国师“如人梦中醒,梦中之事,是有是无?”顺治皇帝:“如何用功?”玉琳国师:“端拱无为。”顺治皇帝:“如何是大?”玉琳国师:“光被四表,格于上下。” 顺治皇帝:“本来面目如何参?”玉琳国师:“如六祖所言: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如何是本来面目?”后来顺治皇帝逢人便道:“与玉琳国师一席话,真是相见恨晚。”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